首页
首页 > 政协工作 > 专委会工作 > 民族宗教委员会 >
关于我市民族地区基层卫生院(室)建设情况的调研报告
时间:2014-12-11 10:49:25   来源:   点击量:63
民族宗教委员会

    按照《政协包头市第十二届委员会常务委员会2014年工作要点》的安排,市政协卜文厚副主席带领 "我市民族地区基层卫生院(室)建设情况" 专题调研组,于8月5日至8日,深入到土右旗、达茂旗、固阳县、九原区等地的苏木乡镇卫生院和嘎查村卫生室进行实地调研了解情况,并与市卫生局、有关旗县区、基层卫生院(室)负责人,分别进行座谈交流,广泛听取各方面的意见建议。现将调研情况报告如下:
    一、全市基层卫生院(室)建设基本情况
    全市共有苏木乡镇38个,苏木乡镇卫生院68所,其中,一类卫生院13所,二类卫生院22所,三类卫生院33所;全市共有嘎查村638个,应设置嘎查村卫生室563个,现有乡村卫生服务一体化嘎查村卫生室443个,少数民族聚居村73个,少数民族嘎查村卫生室22个;全市苏木乡镇(嘎查村)卫生院(室)共有床位1458张(含卫生室观察床),其中嘎查村卫生室661张(观察床),少数民族嘎查村卫生室33张(观察床);全市苏木乡镇(嘎查村)卫生院(室)共有医护人员2079名,其中嘎查村卫生室1136名,少数民族嘎查村卫生室57名;全市现有医疗卫生流动服务车17台,其中土右旗3台,固阳县6台,达茂旗8台;目前,全市累计发放家庭健康保障小药箱8122个。
    二、我市基层医疗事业发展中存在的问题
    (一)基层卫生院(室)医疗设备落后、短缺。由于多年来卫生事业经费投入不足,基层卫生院无法及时更新医疗设备,部分地区特别是少数民族聚居的边远地区,卫生院(室)业务用房年久失修,破损严重,高新医疗设备短缺,大部分医疗设备都已陈旧过期或因缺少操作人员而闲置,医疗设备紧缺和闲置的问题同时并存。全市33所三类卫生院只有236个床位,平均每所不足10张,有急救抢救室15间,平均每所不足1间,有检验科13间,有放射线科10间,手术室2间,产房3间,救护车19辆。全市638个嘎查村中, "六统一" 软件服务功能齐全的嘎查村卫生室有443个,占69.4%,政府补助投入硬件建设达标的只有138个,占总数的31.3%,几乎没有生化检验设备,个别嘎查村卫生室通过受捐得到一些如半自动生化分析仪的设备,但由于使用成本高或无技术操作人员而闲置。全市80%的嘎查村卫生室没有实现互联网宽带入室,严重影响参合农牧民的即时报销和公共卫生工作信息的随时录入和更新。目前,大部分嘎查村卫生室依然靠 "老三套" (体温计、血压计、听诊器)来为病人诊断,严重影响治疗效果。
    (二)基层卫生院专业技术人才匮乏。当前,基层卫生院普遍存在专业技术人才匮乏的问题,很多苏木乡镇卫生院从上世纪末、本世纪初以来一直未引进专业技术人才,尤其是国家 "统配" 政策取消以后,基层卫生院进人门槛提高,不少基层卫生院要不到人,使人才匮乏问题更加突出。目前,全市9个旗县区的68所苏木乡镇卫生院在岗从业人员943名,其中医师263名,占总数的27.9%;助理医师148名,占总数的15.7%;注册护士175名,占总数的18.6%;药师(士)35名,占总数的3.7%;技师(士)33名,占总数的3.5%;检验师26名,占总数的3.8%;全科医生严重短缺,服务水平非常低。
    (三)基层卫生院人员配备不够科学。苏木乡镇卫生院人员原则上是按照医院规模、服务半径、服务人口来配备。而实际上我市大部分苏木乡镇卫生院人员的配备并没有达到自治区的标准,如达茂旗的额尔登敖包卫生院实际占编人员3名,服务面积约1100平方公里,常年服务人口约2000人。对少数民族聚居区、边远地区等特殊情况考虑不周,如达茂旗希拉穆仁镇中心卫生院服务面积720平方公里,常年服务人口2200多人,在旅游旺季实际日服务人口达10000多人,而卫生院只有7名占编人员;满都拉镇中心卫生院服务面积1600平方公里,常年服务人口2000多人,还承担着我市 "5421" 发展战略之 "一个支点" 建设的医疗保障任务,为蒙古国东戈壁省的公民提供医疗服务,而卫生院只有4名占编人员。医务人员数量不足和配备不科学,导致大部分地区,特别是边远地区的基层卫生院医疗服务远远满足不了群众需要。
    (四)基层卫生院人才引进难、留住难、培养难。基层卫生院由于受工作、生活条件差,福利待遇低等因素制约,人才引进难、留住难、培养难的 "三难" 问题十分突出。引进难:2014年,固阳县和达茂旗在公开招录基层卫生院专业技术人才时,由于报名人数较少,达不到开考比例,不得不减少和取消部分岗位的招聘人数。留住难:近年来,苏木乡镇卫生院技术好的专业人才向县及以上医院流失现象比较突出,导致基层卫生院业务工作雪上加霜。培养难:受经费和人员紧缺的制约,基层卫生院对人才的培养格外 "小心谨慎" ,既心疼钱,又怕培养的人才 "飞" 了,所以对培养对象 "精挑细选" ,并附加诸多约束条件,或者干脆不培养,造成知识更新周期过长,难以适应疾病谱的变化,增加诸多的医疗隐患。
    (五)乡村医生执业水平低,服务能力弱。我市现有乡村医生958名,总体处于学历低、职称低、年龄高的 "两低一高" 状况。学历低:中专以上学历的占42%,大专以上学历的仅占13.1%;职称低:执业注册助理医师以上资质78人,占总数的8%,执业注册医生379人,占总数的40%, "赤脚医生" 372人,占总数的39%;年龄高:40岁以上乡村医生占68%,50岁以上占25.3%。乡村医生专业素质低,知识老化,诊疗手段少,技术水平差,存在较大医疗安全隐患。另一方面,因目前乡村医生管理体制僵化、养老机制缺失,加上城镇化速度加快,不少乡村医生觉得在嘎查村当医生不如进城务工,所以不愿当乡村医生。
    (六)基层卫生院(室)的基本药物难以保障。自实施国家基本药物制度以来,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全部配备和使用基本药物。这样一方面控制了药品的滥用,保证了药品质量,解决了基层反映强烈的药品价格虚高问题,遏制了医药流通领域的不正之风,降低了百姓医药费用负担。但是,由于基层卫生院(室)点多面广且药品用量较少,使供药企业不愿将药品及时配送到基层卫生院(室),或者干脆不予配送,导致基层卫生院(室)的药品种类少,部分基层卫生院只有几十种药品,嘎查村卫生室的药品种类更少,只有20多种,根本无法满足当地农牧民的用药需求。
    (七)基层卫生院 "重防轻医" 倾向严重。随着医改的不断深入,特别是苏木乡镇卫生院公共卫生服务和基本药物制度执行以后,基层卫生院(室)逐渐出现了 "三不" 现象。一是不想看病。执行国家基本药物制度后,苏木乡镇卫生院和嘎查村卫生室所销售的药品实行零差价,医疗服务中药品再也无利可图,加上医改后事业单位人员工资按标准核定,不准超标准发放,导致基层管理者和医务人员积极性不高,不想看病。二是不能看病。由于目前苏木乡镇卫生院条件有限,人员紧缺,设备落后,不能看病。三是不敢看病。基层卫生院缺乏全能大夫,医务人员承担着较大的医疗责任,加上医务人员知识陈旧,水平较低,医疗风险相对较大,不敢看病。这种情况直接导致一些本来在卫生院(室)就可医治的常见病和多发病不得不到大医院治疗或者由小病拖成了大病,为农牧民增加了不必要的经济负担也造成了新农合资金支出的巨大压力,出现了 "市县级医院吃不消、苏木乡镇卫生院没得吃" 的情况,使苏木乡镇卫生院的可持续发展能力受到很大制约,基层群众小病不出乡村的目标也难以实现。
    三、促进我市基层卫生事业科学发展的对策和建议
     (一)加强基层卫生职业化、专业化队伍建设
    一是积极创造有利于基层引进和留住人才的优惠政策和环境,破解当前基层医疗机构人才引进难、留住难、培养难的 "三难" 问题,确保基层医疗卫生人才 "引得进、用得上、留得住" 。采取灵活多样的考试考核办法公开录用高校毕业生,录用后直接纳入财政供养,充实到基层卫生院。同时采取激励机制,使卫生院人员收入与技术水平、服务态度、劳动贡献挂钩,加大奖励性绩效工资比重。对到贫困、边远地区工作的医务人员,要提高艰苦偏远地区津贴。逐步建立起重实绩、重贡献,形式多样、自主灵活、多劳多得的分配机制,调动基层医务人员的积极性。
    二是加强基层卫生院(室)业务人员培训。市卫生行政主管部门要制定长期的培训规划,每年有计划、有步骤、分期分批地对基层卫生院(室)技术人员开展业务培训,定期选送基层卫生院业务人员到上级医疗机构、院校进修学习,接受培训。也可采取结对帮扶措施,让市县医院选派中高级医务人员到基层卫生院定期工作,传技带教,发挥优质资源的带动效应,提高基层医疗机构的服务能力和水平。
    (二)加大资金投入,提高卫生院基础设施建设水平
    一是着力构建以政府主导、社会参与的多元化卫生投资体制,制定民间资本参与医疗改革的鼓励政策,允许有资质的民间资本办院行医,以解决资金投入不足、结构单一的问题。
    二是在积极争取国家、自治区投入的同时,市、旗县区政府应加大对农村医疗卫生的投入,加强基层卫生服务基础设施建设,有计划地购置、更新设备设施,改善基层卫生院办院条件。加强网络信息化建设,保障参合农牧民看病得到即时报销,提高基层医疗机构的信息化管理水平。
    三是完善 "固定与流动服务相结合" 的农村牧区医疗卫生服务体系,扩大医疗卫生服务流动车的覆盖面。为距离嘎查村卫生室2公里以外的农牧民全部免费发放家庭健康保障小药箱,满足农牧民的医疗需求。
    (三)准确定位基层卫生院(室)的功能
基层卫生院(室)肩负着 "防治结合,防医并重" 的双重重任,必须把公共卫生服务和基本医疗服务作为同等重要地位,将全体医务人员的思想统一到防治一体上来,既做好公共卫生服务,开展健康教育、咨询、保健知识的普及和建立健康档案等工作。又要积极开展疾病诊治工作,使群众能够在家门口看得上病、看得好病,做到小病不出乡村,真正减轻群众就医负担。还可以通过开展疾病诊治,使基层卫生院(室)增加收入,增强活力,提高在群众中的威信。
    (四)出台相应政策措施,巩固发展医改成果
    一是对边远地区基层卫生院(室)建设给予特殊倾斜。如达茂旗希拉穆仁镇要充分考虑其草原风情旅游型城镇的特点,满都拉镇应充分考虑其建设 "一个支点" 以及服务附近蒙古国公民的特殊性,可借鉴巴彦淖尔市在甘其毛都口岸镇建设国际医院的做法,增加人员编制,加大建设力度,购置先进医疗设备,提高建院标准,增强服务功能。
    二是科学合理管理使用新农合资金。在实施新农合市级统筹的基础上,按农牧民人均纯收入制定差异化补偿比例,对达茂、固阳等偏远贫困地区要提高报销比例。同时,大幅提高新农合大病救助标准,切实解决农牧民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问题。
    三是筑牢 "网底" ,切实解决乡村医生问题。将嘎查村卫生室中注册乡村医生纳入苏木乡镇卫生院统一管理,根据技术水平高低、从业年限长短以及不同岗位,制定乡村医生的基本工资和岗位绩效工资标准。同时,打破苏木乡镇行政界线,建立农村基层医疗卫生技术人员流动服务机制,让技术水平较高的人员承担更多的义务,获得更好的报酬。
    四是尽快建立乡村医生基本养老制度,解除他们的后顾之忧。
    (五)加强制度建设,提高管理水平
    市卫生行政主管部门要依法加强对基层卫生院(室)的监管,帮助基层卫生院(室)建章立制,加强内部管理,规范执业行为,提高服务质量和科学化管理水平。实行院长任期目标责任制,严格平时考核和年度考核,努力建设一支懂业务、会经营、善管理的基层卫生院院长队伍。
上一篇